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來去玉山-小吳
作者名稱 小吳
發佈日期 2015-08-28 16:17:45
來去玉山.流水帳一則

所有精彩的英雄故事,幾乎都是歷「節」歸來,而非一帆風順。

第一日,15時:登山嚮導小綿羊帶著鉸鍊、嘿青、小吳、木樨、簸哥,一行六人從嘉義火車站出發,途經嘉義圓環噴水池,希望人手一杯御香屋招牌的葡萄柚綠,可惜下午四點才開賣此飲。當晚到東埔山莊,簸哥引發高山症,一夜輾轉無眠。 

第二日,8時:從登山口起,簸哥藉著隨身氧氣瓶和高原安膠囊,撐到了5K處休息平台,仍未緩解高山症,經小綿羊判斷後,決定由木樨陪同,走回登山口,回東埔山莊。 

第二日,14時:小綿羊和鉸鍊、嘿青、小吳,四人從5K處休息平台前往排雲山莊的過程,大雨狂瀉,山徑變成小溪,四個人成了逆流而上的小魚。所有的累,在排雲山莊的晚餐桌上,總算藉由四人享用六人份的晚餐,獲得短暫的排解。

第二日,18時:鉸鍊和嘿青的鞋內全濕、小吳的鞋內半濕,只有小綿羊的鞋倖免。由於隔天凌晨兩點就要出發登頂,四人早早就寢。嘿青熟睡一個半小時後醒來,竟無法再入睡。

第三日,凌晨1時許:一起床沒多久,小吳和鉸鍊都感到不適,但小吳搶了頭香,吐了。這才發現前晚小綿羊略開窗以利空氣對流,竟不知被誰關上,導致大家搶吸室內本就稀薄的有限氧氣,竟都感到缺氧而犯高山症了。 

暗黑中行走到達位於玉山山脈主脊上的所謂風口的大凹隙時,風速極強,根據玉山氣象站資料,當時每秒風速11.4公尺,這已被「蒲福風級表」列為「狂風」等級的速度了。小吳怪自己太瘦,只好拼命壓低身體重心,但仍被狂風給吹歪了一邊。鉸鍊看著走在他前面的嘿青因為懼高症而時時踉蹌,搞得他更是異常緊張。 冷不防地嘿青一個腳滑,雙手拉住鐵鍊(幸好不是鉸鍊),雙腳差點懸空。

第三日,清晨5時許:登頂。

「啊,這就是台灣的最高處,東北亞的第一高峰,三九五二公尺的玉山之巔了,嶔奇孤絕,冷肅硬毅,睥睨著或遠或近地以絕壑陡崖或瘦稜亂石斷然阻隔或險奇連結著的神貌互異的四周群峰,氣派凜然。」(陳列,《來去玉山》)

雲層雖厚不見日出,但雲海蒸騰翻滾,如山洪狂烈般的喧囂。歷經狂風吹襲而登頂的山友們,在驚魂甫定、低壓寒冷、高山症噁吐等不適(一路上鉸鍊強忍不適,登頂後還是吐了,小吳反而好了。)的狀況後,一聽喊說要拍照,瞬間換改倦容,紛紛擠擺出勝利愉快的笑臉,在人前,石碑前,在雲海層峰疊巒前。 

第三日,9時:回到排雲整理完裝備下山。鉸鍊高山症依然,只好一路飛奔下衝減緩。經驗豐富的小綿羊和狀況不錯的小吳則一路賞野花拍照,漫步悠閒下山。 

第三日,15時:小綿羊駕車載著這五位,從東埔山莊驅車下山。一路上大雨打在車窗,迷迷濛濛間,五人睡得東倒西歪。車下到觸口時,六個人吃著晚餐慶祝,說著各自歷經的故事,心中一股英雄氣息油然升起。餐後,當車子經過嘉義圓環噴水池的御香屋時,我們知道喝一杯出發時喝不到的葡萄柚綠,就可以替這段旅程畫下完美的句點了。事實證明,果然如此。 

「讓那些愛山的人在一步一步的辛苦跋涉中培養觀察力、親近感和體貼心。真正的欣賞和領會是需要經過沈澱的,而不是在於越過多少表面的距離和搶攻幾座山頭。」

你若問我,第一次登爬大山就遇到狂風驟雨,加上高山症的不適,以後還膽敢再嘗試嗎?我說為什麼不呢?就是因為這些經驗的難能可貴,以後再遇上時就知道如何調整裝備和心情了,更何況高海拔的針葉林(針闊葉混合林)、高山野花更顯蒼勁挺拔與嬌巧可愛,怎能不為祂們駐足著迷?以上就是第一次來去玉山的流水帳和心得…
快速回覆
回覆者
回覆內容
每次回覆,需等一分鐘才能進行下次回覆